您當前的位置 : 根目錄  >  新聞中心  >  芝山網評

網絡籌款,期待規范運行

您當前的位置 : 新聞中心    2019-05-21 17:04  來源:閩南日報-漳州新聞網  編輯:劉健寧 吳榮光   
字體:【

  再次將德云社推上風口浪尖的,不是新作品、新段子給觀眾帶來歡聲笑語,而是網絡籌款100萬元惹來的爭議。

  4月初,德云社相聲演員吳鶴臣,本名吳帥,突發腦出血。吳帥的家人在眾籌平臺上向社會求助,眾籌金額100萬元。截至5月3日晚,眾籌捐款已籌到14.8萬元。

  有網友質疑稱,吳帥的家里在北京有兩套房一輛車,腦出血這樣的病也有醫保,為何需要眾籌100萬元,質疑其家人騙捐。對此,吳帥的妻子發布微博回應稱目前已關閉籌款。網友質疑的兩套房都是公租房,無法出售;家中有癱瘓病人,日常出行比較麻煩,因此車也不能賣。自己并不存在騙捐行為。

  吳帥妻子的說法并沒平息廣大網民對此事的爭論。網友甚至挖出吳鶴臣生病后,其妻子換了新手機,在照顧吳鶴臣時,還請了護工等等諸如此類的小道消息。網友的聯想能力也是突破了天際,以前“羅爾事件”“救救雅雅小朋友”“女主播捐款后討回”等各種舊案也被翻個底朝天,不信任的情緒彌漫在各種言論之中。

  事實上,從2016年網絡籌款出現以來,爭議就未曾停止過。網絡籌款曾經被視作無數家庭的希望、網絡最富人情味兒的應用,如今已被當作偽造悲情、消費善良的代名詞,讓不少人交足了“智商稅”。那么,當網絡籌款再次出現在你的朋友圈時,你是捐還是不捐?信還是不信呢?

  是心懷惻隱,還是道德綁架?

  “她是我同學的妻子,兩個孩子的母親,請大家伸出援手,幫幫她……”這樣的籌款推送總會驟然出現在朋友圈中,還配合著推送人“這是真的,我已經捐款了,請幫幫忙”之類的文字。點開看,公開的身份證號、住址、電話、銀行卡號都在暗示這件事是真實的,充滿悲傷的病情介紹、生活記敘看得人心沉重、鼻腔微酸,最后潸然淚下,不忍再讀。

  網絡籌款你捐過嗎?記者采訪了幾位市民,不少人表示,曾經捐過。“我記得網絡籌款最多的時候是前年、去年,有時候每天都能刷到籌款的信息。不少人身患疾病或者遇到困難,通過親友轉發來發動籌款。”市民鄭先生說,“剛開始,朋友圈里看到不少捐過款的朋友都回復了‘已捐’之類的,就會點進去也捐些錢。畢竟一元、兩元、十元,這都不算多大數額,獻一份愛心也好。不過后來發動籌款的越來越多,每天捐好幾個,有點疲勞了,遇到這類籌款信息,就開始有點想回避。”

  市民劉女士也曾經在網絡籌款中捐過款,她比較感慨網絡籌款到底是不是“道德綁架”。“有時候網絡籌款是發在朋友圈的較多,也有些是直接發到群里,甚至有些人會發給個人。朋友圈里籌款可以自愿隨喜,但是發到群里就難免引發討論,在眾人的議論中逼得大家都紛紛加入捐款行列。最刻意的是發給個人的,不回復不捐款就相當于赤裸裸地無視別人的疾苦,可是這樣的捐款總讓人覺得變了味。”

  “互聯網+慈善”的模式正在我國慈善領域異軍突起,網絡可以幫助發起人在極短的時間內籌到大量錢款,以解燃眉之急,這充分體現了互聯網快速便捷的特性。的確,網絡籌款原先是采用眾籌的辦法,來幫助有困難的人。但如今,眾籌卻變成“眾愁”,籌款從打動人們的惻隱之心出發,一路跑偏,慢慢變成了一種道德綁架,捐與不捐讓人左右為難,只有靠捐款來證明自己的善良,而不捐則擔心別人會嘲笑自己“暴露了人性深處的偽善”。

  是募集愛心,還是網絡乞討?

  網絡籌款也并不是一無是處,它是“互聯網+慈善”的有益嘗試,也曾切實并且快速地幫助過很多人渡過難關。一位曾經發起過網絡籌款漳州市民告訴記者,在他面對妻子病痛、耗盡家財的時候,是朋友告訴他可以用水滴籌發動捐款,來爭取更好的醫療資源,挽救妻子的性命,挽救這個可能會破碎的家庭。通過幾天的籌款,熱心親友幫忙轉發,他籌到了一筆錢,剛好能用于支付手術后護理病人、購買藥物,的確幫到了他的家庭。

  但也有人遇上了偽裝成網絡籌款的詐捐行為。市民吳先生說,他曾經遇上一位老同學推送了求助籌款的信息,出于對老同學的同情,他捐了1000元錢。后來在同學會上,其他同學談論起這件事,才發現原來這位同學并不是因病致貧,而是賭博欠債才發動籌款,浪費大家的同情心,吳先生很生氣,但也無可奈何。

  缺錢如何快速致富?不少人動起了網絡籌款的歪心思。在某電商平臺或社交圈中,甚至還有出售代為撰寫籌款文案、偽造證明材料、代辦認證等各種服務,明碼標價,最后收取相應點數的籌款提現費用。有了此類“服務”,網絡籌款就變得更簡單,成了一門沒什么門檻的無本買賣,只需要消費一些人脈資源,就能換取金錢。

  于是,網絡籌款變成了網絡乞討,此類案例屢見不鮮。2016年,深圳某媒體人為自己患有白血病的女兒發文籌款,刷爆朋友圈,最后卻被曝出其名下有3套房產,其販賣悲情、消費女兒病痛、煽動公眾情緒的做法引發網友聲討;同年,多名網絡主播被指在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某農村做“偽慈善”,直播結束后就收回捐款,甚至還為增加效果往孩子臉上抹泥;去年5月24日,一篇自媒體文章在網絡流傳,該文稱,河南省太康縣一對夫妻疑利用重病幼女,騙取網友15萬元捐款后,不帶女兒去治療,致女兒死亡……故事的開始讓人心痛,故事的真相更讓人痛心。

  是平臺之責,還是人心險惡?

  獻愛心,為何會變成“狼來了”。到底誰應該為網絡籌款變味兒負責,是平臺、監管方,還是難以揣測的人心?

  網絡籌款平臺審核的“無力”給了“詐捐”產業鏈滋生的土壤。有媒體報道指出,在輕松籌、水滴籌、愛心籌等籌款平臺,材料通過審核十分簡單,甚至拿ps過的診斷證明,最快也能兩分鐘過審。而對于眾籌申請人所提供信息的真實性,三家平臺的《個人求助信息發布條款》《用戶協議》和《隱私政策》等相關條款均聲明:通過平臺發布的任何信息,平臺并不能保證其完全真實或完全準確,捐款人應理性分析、判斷后決定是否捐贈、資助。而作為詐捐服務的提供方,早已將審核平臺的操作模式摸透了,甚至提出保證“假材料也能百分百過審”。平臺也備受不實信息困擾,有意改善現狀。2018年10月,愛心籌、輕松籌、水滴籌3家平臺聯合簽署發布《個人大病求助互聯網服務平臺自律倡議書及自律公約》,明確健全事前審查、提款公示、在線舉報等功能,建立求助人失信“黑名單”,強化信用約束,提升公開透明等。

  寄希望于平臺自律是不理性的,行業的規范更需法律、法規的約束。我國《慈善法》規定,只有依法成立并取得公開募捐資格的慈善組織才能公開募捐。在信息真實的前提下,網友尋求捐贈救助自己的家人,屬于個人求助,這與法律上的開展募捐具有很大區別,也不屬于慈善活動,因此不受《慈善法》約束。去年,民政部公布了兩項互聯網募捐信息平臺的行業標準《慈善組織互聯網公開募捐信息平臺基本技術規范》和《慈善組織互聯網公開募捐信息平臺基本管理規范》。后者明確規定,網絡求助行為不屬于慈善募捐,信息真實性由提供方負責,信息平臺對個人求助應加強信息審查甄別、設置救助上限、做好風險防范提示和責任追溯。

  網絡籌款初衷是好的,但它能否規范運行則需要多方面的共同努力,避免類似的透支網友信任、消費網友善良的事情出現,這樣才能讓真的需要幫助的人不至于求助無門。

  ⊙本報記者 張晗

捕鱼游戏大全 广东时时11选5规则 云南11选5前3直走势图 云南快乐十分推荐任五 pk10单双大小走势 时时缩水工具手机端 王中王一肖中特中奖结果 时时走势图杀号技巧公式 香港马经最快开奖结果 新时时012路走势图 三分赛走势图查询